王立平,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会委员。民进党第十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国家一级的组成。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终身名誉主席。享受政府特殊津贴。2007年11月,他被任命为中央文史馆馆员。王立平:一个好的作曲家不可能靠自己成为《中国新闻周刊》/《苗燕章》的一个高尚的记者,他在《红楼梦》新版特别版《与共和国同行——各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同舟共济,团结合作70年》上发表了这篇文章。回想起来,有人问王丽萍:“你会为新版《红楼梦》写音乐吗?”王丽萍回答说:“我再也不写《红楼梦》了。我不想写,我不爱,但我在我的创作中做了一切。如果我写不好,为什么要写呢?”王丽萍是著名的影视音乐作曲家。他的许多音乐作品已成为中国人的集体记忆,如87版电视剧《红楼梦》和电影《少林寺》。当他还是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时,他有一个雄心壮志,“一个好的作曲家不应该总是对自己的尊严充满信心,坐在象牙塔里谈论它,而应该给普通人留下一些他们能理解和理解的音乐。”王丽萍从音乐编辑王志福处得知,王富林正在准备一部电视剧《红楼梦》。王志福问他:“你对作曲感兴趣吗?”很感兴趣,”王丽萍说。事实上,王立平十年前读完《红楼梦》时,就有了为之作曲的想法,但一直没有机会。王丽萍与导演王富林见面,畅谈对《红楼梦》的理解。很快,剧组邀请他加入。在加入之前,王丽萍提出了一个要求:第一,所有的歌曲都是他自己创作的,其他人找不到;第二,歌词都是用曹雪芹的原话写的,“任何人都不应该太老,动不了地球”。在决定主题曲时,有人建议用“充满荒谬的话语,一滴苦涩的眼泪”。杜芸的作者疯了,谁知道它的味道?也有人说“好歌”也合适,但被王丽萍拒绝了。一开始,听“好歌”似乎有点主题曲的意思,但仔细琢磨,“好是好,好是好”是一种诞生思想,《红楼梦》是一部入世之作。最终,他确定了主题曲《红凝眉》的歌词。作曲后,王丽萍的压力急剧上升。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字、衣、道具写得很清楚,只有笔记,没有笔记。经过反复考虑,他决定创作“十三不靠谱”的音乐风格:不靠歌剧、民歌、说唱、流行歌曲、艺术歌曲,创作出只属于《红楼梦》的音乐“方言”。其中,王丽萍为送葬花尹作曲时间最长。起初,他不会写字。几乎每天我都在想,“曹雪芹为什么要这样写?”在过去,人们对丧葬歌的理解是悲剧性的。但王丽萍读了一遍又一遍,总觉得这种理解不对。直到有一天,王丽萍突然想,“一天下来,香丘在哪里”。他昂着头问天空。其核心是对命运的挣扎和呐喊,具有屈原《天问》的味道。

他邀请了几位红色学者到他家里征求意见。红色学者同意他的看法。原因之一是曹雪芹深受屈原的影响。当时,表演影视剧的歌手大多是著名艺术家和专业音乐家。但王丽萍觉得,由于《红楼梦》独特的音乐风格,那些成熟的歌手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但要唱好《红楼梦》中的歌曲是很困难的。他要找一个普通人唱歌。有一次,他在老家长春参加一个晚会,听到女歌手在台上唱歌。他觉得自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声音”。女歌手是陈莉。当时,她只是长春一汽制造厂的一名实验室技术员。不久,陈丽从一汽进入了《红楼梦》剧组。他呆了三年,唱了这出戏的所有歌曲。”给老百姓留点听得懂、听得懂的曲调,“现在,王丽萍78岁了,头发早就花白了。他的生活几乎从未脱离过音乐。他的父亲是吉林省长春市的一名音乐教师。他喜欢民族音乐。王立平小时候,经常听父亲吹长笛。”他回忆说:“从一开始,当我们了解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就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当我们什么都不明白的时候,我们就有了这种启迪。”12岁时,他决定主修音乐。1954年夏,团中央决定从全国选拔十几名少先队员赴苏联、匈牙利等国参加国际夏令营。王立平是入选的少先队员之一。回国后,他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初级班。面试时,监考老师问他:“你想做什么?”他说他想作曲。”从心底里,我觉得表演者也很可怜。李斯特写了一首曲子,他们不得不反复练习。为什么我不能写一首曲子让别人练习呢?”多年后,王立平回忆起自己当初的选择。在音乐学院,王丽萍曾经迷茫。当时的校园氛围是追求新潮流,把德彪西、拉威尔等印象派作曲家视为偶像,而不是传统。每年都有许多学生接受培训。

他们写的大多数歌都很高,很少。有一次,父亲告诉他一次在火车上遇到作曲家李家福的经历。李家福说,他写完新歌,教工友唱歌时,有些唱错了。他不愿让他们改调子,而是悄悄地把调子改成了工人的调子。这对王丽萍有很大的启发。”一个好的作曲家不应该总是对自己的尊严充满信心,坐在象牙塔里谈论它,而应该给老百姓留下一些他们能够理解和理解的曲调,“他对生活的态度开始改变。他真正体会到了“文化大革命”中的艰难困苦。父亲被逼死,母亲被送回农村老家,我被送到农场,“有一次,他觉得《红楼梦》冗长琐碎。“文革”后,他重读《红楼梦》,记起自己经历过的悲欢离合,第一次有了创作这部戏的想法。改革开放后的第二年,王丽萍被调到中国电影乐团。他的工作主要是为电影作曲。1979年9月下旬的一天,王丽萍接到一个电话,得知纪录片《哈尔滨夏天》即将在国庆黄金时段播出,但原曲未经审核。他被要求在一天内写出几首歌词和歌曲。王丽萍提出了写歌的要求,但最好不要签字,“这首歌赶得这么急,别人看了,没人请我写歌。”王丽萍把自己关在家里,周一交了稿子。对方说:“你还少付一首歌吗?”王立平只记得他少写了一首歌。于是,他临时抛出了另一首歌,太阳岛。这首王丽萍不想签的歌影响很大。事实上,王丽萍从未去过太阳岛。后来,他回忆说,他想用这首歌来表达一种“对明天充满希望的态度”。这与当时的社会环境密切相关。当时,文化大革命刚结束三年,人们就需要用一首充满希望的曲子告别没有走远的伤痛。时代在变。文革期间,几乎所有在内地上映的香港电影都是左派电影。文革后,香港电影公司想改变这种局面,开始想在内地拍摄新题材。正是在这一时期,少林寺射击科目的选择才得以确定。因为少林寺在河南,香港电影公司正在寻找一位能写电影音乐、懂河南音乐的作曲家。此前,王丽萍为红旗渠创作音乐。河南乐坛有人把他推荐给香港电影公司。他花了一两天时间写了两首歌词。一首《牧歌》和《少林寺》。他很快用河南地方戏的一些材料编成了这首曲子,交给了导演,导演非常满意。但他提出要重写。多年后,他回忆说,当时他曾问导演,这部电影可能不会在河南上映,甚至不会在内地上映。因此,他担心以豫剧风格创作的歌曲会限制他的作品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传播。他计划写一首即使在世界范围内发行也能引起广泛关注的歌。